02
2019.09
【首届湘雅最美护士】郭娜:温柔的“斗士”
2019-09-02
八旗 张银辉 石晨
 
发文单位: 新闻中心
浏览次数:330
19世纪中期,在当时英国人的观念中,与各式各样的病人打交道是一件肮脏、危险的事情,“医院”和“护士”是可怕和肮脏的代名词.十年之后,南丁格尔通过《护理札记》把这个训练有素的职业形象呈现在大众面前,让护士成为了“天使”. 十年,是南丁格尔艰难跋涉之后开拓出来的一个灿烂辉煌的局面. 十年,对于郭娜而言也绝非是时间上的一个单纯累积,更是十年如一日严谨工作态度的默默沉淀. 得知自己获评“最美护士”,她没有表现出过多的兴奋,“我觉得很开心,但不觉得我比别人优秀很多,临床工作中,大家都是一样的努力,可能我比别人多了一些幸运和认真.”她浅笑着微略低头. 作为科室的“元老”,郭娜有着超过实际年龄的成熟、稳重.加班完成工作的她,赶到与笔者约定的地点已是8点有余,略显疲惫.她略带歉意地点头,习惯性地宛然一笑.此情此景,谁都没有办法去埋怨一个努力工作的天使. 但这样的匆忙从来不会发生在工作中,无论晴天下雨,郭娜从来没有因为迟到耽误过工作,我想,这或许是科内医生对郭娜赞服的原因之一. 严谨的工作态度往往意味着付出更多的精力,带着红牛等功能饮料上班已成为郭娜的一个“小专利”.“我必须保证我有足够的精力护理我的病人”,她笑着解释着.一天出入院病人总数22人,这是郭娜当班的记录,也是整个科室的最高记录.说起这件事情,郭娜自豪之情溢于言表,或许,在她看来挑战自己才是最重要的.同事们说,她的身体里想必流淌着“斗士”的血液. 对工作的全情投入也意味着对家庭付出的减少,但令郭娜自豪的是,她背后有着十年如一日的“精神长城”.“我工作很忙,但我的家人总是给予我无限理解,我爱人也是医务工作者,这样的相知相惜总在我烦累时支撑着我.”医院、家庭两点一线的生活于她而言是幸福的代名词——“有班可上,有家可回,有人可爱,人生何求”.在扮演好护士角色的同时,她也是一个温柔的好妻子.“她很少发脾气,也很少抱怨,每天回家都是乐呵呵的”,郭娜的老公说,“最让她挂心的是她负责的病人,病人病情好转了她就跟着开心,病情恶化了她也跟着心急,饭吃得少、觉睡不香,这是我最担心的.” “护理不只是护理病人的身体,还要全面了解病人的心理、家庭、职业和社会环境,教给病人如何保持身心愉快、出院后怎样调整体质预防疾病复发等.”听到这些,笔者不禁想到了南丁格尔阐述的关于“优质护理”的概念.所谓的“护理精神”大概是相通的.十年工作的融会贯通,郭娜的心中大抵早就有了一本自己的《护理札记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