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
2019.09
【暑期特稿】我与高考-浙江传媒学院新闻网
2019-09-02
中路梆子 张银辉 石晨
 
发文单位: 新闻中心
浏览次数:330
我走出高考考场的那一天,是2016年6月8日.走出考场的那一刻,并没有什么恍若隔世的感觉,只是轻轻地告诉了自己:走过来了.  一年后的我不想再过多描述那个40年来每年都会有无数人经历过的,所谓的“战场”,现在说起那些日子总感觉遣词造句都太过矫情,再翻阅自己以前的日记、周记,甚至没寄出的信、草纸上的涂鸦时,慢慢看过来,才慢慢明白,有些情感、有些语言,只适合那个年纪,过了那段日子,更似绝笔.   我必须向我自己坦诚得承认,“高考”这两个词语,困住了我多年.接受应试教育的那些年里,我曾经反复思考高考带给我人生的意义,在最后一年里,略有所得.我想我应该趁这个机会,在我还没有完全忘记之前,把那些想法整理一下,记在这里.  中国的孩子一般从刚出生开始就与高考结下了不解之缘,我也不例外.幼儿园、学前班、小学、初中、高中……这样一步步按部就班地走来,我在很多年的很多个寂静的夜晚,点着一盏昏黄的台灯坐在桌前奋笔疾书,或者躲在宿舍被子里打着手电背单词到浑浑噩噩.经常会在临睡前或者午夜梦醒时分问自己,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,人生有那么多种可能性,有那么多种路可选,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拼命?为什么一定要挤过这个独木桥?为权?为钱?可万钟于我何相加焉?为信仰?为梦想?可难道挤不过这个独木桥就连逐梦的资格也一并失去了吗?   我一点点的思索,一点点地懂得,一点点地推翻和重建,慢慢地懂了,所谓高考,不过是一种仪式,将过去打包整理好,虔诚地交出去,不惧前路,不念过往,去走接下来的路.是的,它是一个仪式,除此之外,冠在它身上的任何名头都是人们意淫的产物.我告诉自己,这场考试不为任何别的东西,你只需要做到全力以赴,不怨天,不尤人,不悲亦不悔,这就够了.  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,我以无比平静自然的心境走进考场、起笔、落笔、安稳答题……也因为抱着这样的想法,不管周围的人如何为我不尽如人意的结果感到惋惜,如何规劝我重新来过,我都告诉自己,我曾经竭尽全力地付出过,酣畅淋漓地大笑过、痛哭过,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一切,不怨不悔,足矣.至于结果,老天自有安排,那不是我应该为之感到烦忧的事.   我和高考,这样的题目,包括那段记忆,写下这些之后,我应该不会再落笔了.有些东西,背了一段路,就该放下,让它安稳地留在那里,至于我,应该继续去走我的路.